FF贾跃亭与恒大许家印是怎么回事?所有的疑问看这里就够了!观点

来源:网络 / 作者:zz / 2018-10-08 17:41
FF贾跃亭与恒大许家印是怎么回事?所有的疑问看这里就够了!剧情变化得太快。虽然从签订协议的那一刻起,外界就不断猜测恒大董事长许家印与FF董事长贾跃亭之间的博弈走向,但这
FF贾跃亭恒大许家印是怎么回事?所有的疑问看这里就够了!


1、贾跃亭与恒大决裂,许家印要开始反击了?
 
剧情变化得太快。虽然从签订协议的那一刻起,外界就不断猜测恒大董事长许家印与FF董事长贾跃亭之间的博弈走向,但这是双方第一次将矛盾摆上桌面。
 
 
10月7日晚18时02分,恒大健康(00708.HK)发布了一份公告,主要内容有以下三点:第一,仅半年,FF就已经耗尽第一笔投资额度8亿美元;第二,“原股东”要求提前支付7亿美元融资被拒绝;第三,“原股东”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原股东”即指贾跃亭。
 
恒大健康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认为已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恒大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保障公司及股东的利益。”
 
2017年11月30日,恒大子公司时颖与Faraday Future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3年内,恒大将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恒大的公告表示,今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8亿美元的“聘礼”一花完,双方表面上的蜜月期也就迅速结束了。 受到这一利空的影响,10月8日,恒大健康开盘股价就下挫35%。
 
两个FF
 
如果贾跃亭的要求获得了香港仲裁中心的支持,意味着恒大从FF全面出局。
 
在签署投资协议时,恒大作为大股东享有“融资同意权”,FF如果想要再进行融资,包括估值、价格等一系列细则条款,恒大方面都有绝对的控制权;如今,贾跃亭方面要求剥夺这项权利并解除所有协议。
 
对于原有8亿美金与相关股份的处决情况,目前还尚未得知。
 
“我猜测:会不会是找到了新的钱——觉得可能度过了最难的时候,想和恒大‘分手’。”一位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表示。对于恒大发布公告后想要达成的结果,他表示:“恒大方面从来没说要拿到控制权,现阶段的目标是尽快量产。”
 
对于双方合资公司以及项目在中国进展的情况,该人士表示:“现在还不确定。正常推进的还会正常推进;目前只是涉及到股权纠纷。”
 
如果第一季度FF能够顺利实现量产,后续的资金还会如约到账。
 
“6亿美元对恒大并没有什么问题。”
 
对于正在转型的恒大而言,第一阶段的目标是FF91、以及第二款产品能够相继稳定的实现量产——这一点许家印与贾跃亭并没有冲突。
 
但关于FF的未来,双方显然各有主意。贾跃亭很难回国,因此业务重心放在了美国,而许家印主导下的法拉第未来,重心则在中国。
 
距离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在广州揭牌过去还不到2个月,但在那时,变故其实就已经埋下伏笔。
 
揭牌之日,恒大FF的高管团队也同时亮相。
 
恒大集团总裁兼法拉第未来集团董事长夏海钧,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FF中国董事长彭建军,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兼恒大FF中国总裁袁仲荣(原广汽丰田董事长),恒大FF中国COO高景深(原广汽丰田副总经理)等一众高管到场。但这些高管均为恒大集团招徕至麾下,全无贾跃亭方面的身影。
 
从那一天起,似乎就有了两个FF——一个是许家印的FF,一个是贾跃亭的FF。
 
贾跃亭“对赌”
 
但从变更公司名到成立揭牌仪式,显示出恒大已经全面接管FF中国业务。而贾跃亭在FF中国业务中的角色也同时在被弱化。
 
美国当地时间7月13日,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亲自赴美到FF总部进行视察时,FF方面曝光的消息显示,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兼任FF董事长、贾跃亭则降格为FF全球CEO。
 
除职位上的变化,还出现了一则许家印与贾跃亭对赌的消息,即贾跃亭与恒大签署了一份关于FF实际控制权的约束协议。 
 
在今年6月恒大正式入主FF时,双方的合作实质为对赌。FF公司采用AB股模式,贾跃亭作为创始人和CEO享有“1股10票”的权力,且在FF拥有33%的股权,恒大有12%的投票权。
 
恒大方面强调,在FF原股东违约的情况下,投票权将出现反转,贾跃亭的特别投票权将回转到恒大手中。不过,贾跃亭并非在Smart King中不受任何约束。恒大健康公告显示,当管理层(主要指贾跃亭等)在根据合资公司股东协议条款下不能履行职责情况出现时该原股东投票权将被回转到时颖公司,即转入恒大健康名下。
 
如果贾跃亭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的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这位大股东的违约情形。届时,贾跃亭将失去上述投票权,也失去对Smart King的实际控制。 
 
风象有话说
 
贾跃亭折腾了这么久的造车梦,一度在恒大的帮助下接近现实,许家印也因为贾跃亭的梦想在资本市场收割了足够多的预期。
 
在量产按照节奏进展的同时,FF已经在试图获得更多潜在客户。
 
在美国期间,据悉,FF91的第一批车主已经获邀前往FF洛杉矶总部参观,随后游览了8月下旬美国圆石滩车展——世界上最多富豪参观的车展。
 
而在今年年中,已有FF91运回国内并在包括北京在内的一线城市进行小范围的、预订用户的内部展览。“活动转换率达到50%。”——有一半的消费者支付了订金,成为了客户。
 
香港仲裁中心的裁判结果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贾跃亭能否借此拿回控制权还是未知数。不过按照恒大方面所披露的信息,如果FF又处在了“断粮”状态,这些客户或许又要再晚一些等到他们的产品。
 
无论结果如何,已经有人戏称贾跃亭“专坑地产商”,或许,他是度过了难关找到了愿意给出更高估值的买家;又或许,他实在不甘心在上一轮融资中被贱卖。关键是,许家印会是下一个为乐视哽咽的孙宏斌吗?
 
为了从“地产商”转型,许家印已经在造车上投入了真金白银。他实际的投入远不止第一批到账的8亿美元资金,还有南沙工厂40.1万平方米的土地、政府资源,以及他的商誉。
 
许家印虽未如孙宏斌般因为跟贾跃亭的交易陷入困窘,但显然付出了那么多之后,他不会轻易放弃FF,以及转型成为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的机会。显然,贾跃亭也应该知道这一点。

FF贾跃亭恒大许家印是怎么回事?所有的疑问看这里就够了!

2、贾跃亭欲将恒大踢出FF 孙宏斌、许家印接连中招
 
10月7日晚,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先期支付的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达目的后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解除双方所有协议。
 
今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宣布,公司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而此前,香港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Future,简称FF)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以合资模式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合资公司33%股权,剩余22%股权将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管理层。
 
按照协议约定,恒大将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实际上,恒大于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不过,恒大本以为可以坐等FF91顺利量产,没想到等来的竟是贾跃亭的资金告急通知。2018年7月份,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对此,恒大方面表示,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提前支付7亿美元。
 
恒大健康的公告显示,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其中,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意味着贾跃亭方面可以随时以任何价格出售合资公司股份,进而摊薄稀释恒大在FF的持股比例,而解除所有协议显然是要踢恒大出局。
 
对此,接近恒大的人士称,“恒大曾把贾跃亭从破产边缘救了回来,他却对恒大忘恩负义,不排除是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
 
据悉,持有Smart King45%股份的时颖公司,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在正常经营情况下,贾跃亭持有的33%股份,每股股份则配有10票投票权。但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的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的违约。届时,上述投票权将出现逆转,时颖公司将全面控制Smart King。
 
值得注意的是,恒大在公告中强硬回应已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并将聘请国际律师团队,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恒大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保障公司及股东的利益。
 
此前,另一位地产巨头孙宏斌,也曾在贾跃亭处于危机的时刻驰援其150亿元,但最终的结局却是让孙宏斌“有苦说不出”。
 
有业内人士指出,贾跃亭除了信用破产外,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刚愎自用,所以也难免很快会和新的投资人产生分歧。

FF贾跃亭恒大许家印是怎么回事?所有的疑问看这里就够了!
 
3、贾跃亭和许家印的“蜜月期”结束了?
 
贾跃亭和许家印应该都没好心情去欢度国庆。
 
10月7日晚,恒大健康(00708.HK)发布公告称,其投资的FF(Faraday Future,即“法拉第未来”)已于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受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恒大健康还在公告中回应,已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恒大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保障公司及股东的利益。
 
10月8日,乐视网开盘逼近跌停。据悉,该股跌4.35%,报3.74元。
 
现在,贾跃亭的日子不会太好过。在9月末,乐视系多项核心资产股权被拍卖,融创成为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两版块的第一大股东。
 
贾跃亭所剩下的,仅存濒临退市的乐视网。在国外,FF的资金已经耗尽,但距离在2019年春节前实现FF 91的量产期限却越来越近。
 
身贴“老赖”标签的贾跃亭,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贾布斯”的魔力
 
公告发布后,一些媒体取了类似“先骗孙宏斌,后坑许家印”之类的标题,直指贾跃亭再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不过贾跃亭身上似乎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这股魔力对普通人毫不见效,但对成功企业家却总能一刀切中要害——
 
早期对支援乐视网持自信心态的孙宏斌,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投资乐视网失败了”。融创中国更是在2017年财报中将165亿元投资款全部一次性计提为损失,此举可谓“壮士断腕”。
 
对于贾跃亭本人,孙宏斌有过如下评价:“贾跃亭是中国少有具有企业家精神的,这一点是非常少的。企业家精神是承担风险,机会和风险是对等的。企业家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情。老贾是一个很厚道的人,但是老贾确实做失败了,这一点得承认。他卖股票卖了100亿,买套房子也是应该的。人有成功有失败,鼓励创新,容忍失败。就因为老贾不坚决,就应该坚决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老贾手上拿了一把好牌,打得这么烂,这就是因为没吃过亏,吃了亏下次就知道了。”
 
2017年4月,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怒指乐视挪用13亿元,导致公司陷入资金链危机。在公司快速发展的情况下被釜底抽薪,直坠深谷。
 
2015年5月,乐视体育在首轮融资时,马云、王健林等企业家旗下机构皆有参与。而如今乐视体育不复当年辉煌,这些机构也随同深陷其中。更早时候,乐视致新还曾隐现郭台铭的身影,不过郭已于2017年成功脱坑。
 
为什么总有精明无比、实力雄厚的企业家愿意去信任他?
 
网络上对于该问题的探讨从未间断过,其中有一种说法比较在理:与其说企业家们因为信任贾跃亭而为其投资,倒不如说是他们内心深处一直深藏着以小博大的赌徒式心理。
 
毕竟在贾跃亭之前,那些经历失败后又卷土重来,最后东山再起的企业案例实在太多了。
 
许老板的失意
 
据公告显示,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另外公告中称,贾跃亭半年内已耗尽恒大注资的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支付7亿美元的要求,并在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撕毁所有合作协议。
 
公告如此表述事件发生原由:“FF原股东利用其在Sm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 King,并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的情况下,要求时颖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今年6月,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这意味着恒大正式入主贾跃亭的FF。
 
除了资金注入,恒大与FF的合作方式还有以下两点——
 
1、AB股模式,贾跃亭享有“ 1股10票”的权力。恒大健康通过时颖公司持有Smart King12%的投票权,而贾跃亭等FF原股东投票权则高达88%。通过这种同股不同权的架构,贾跃亭在Smart King股东会中依旧具有一票权。也就是说在恒大健康入股后,贾跃亭虽居位“二股东”,但仍然是FF的决策控制人。
 
不过这一AB模式的设置前提,在于贾跃亭FF原股东违约的情况下,其投票权将出现反转,特别投票权将回转到恒大手中。另外,员工股权激励的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权。
 
2、恒大入股时,与FF原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若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做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贾跃亭将失去对公司控制。
 
今年8月28日,FF91首台预量产车下线,9月19日,这台预量产车从亚利桑那州测试场被运回洛杉矶总部。然而,这离FF91实现年底量产计划相差甚远。一旦无法完成对赌,贾跃亭就将失去FF的控制权。因此,撕毁协议成了贾跃亭掌控FF控制权的最后办法。
 
许家印当然很痛心,而且大概到了捶胸顿足的地步。在他看来,恒大与FF的合作也绝非自己心血来潮。
 
今年三月,许家印提出“新恒大”战略,称要“积极探索高科技产业,逐渐形成以民生地产为基础,文化旅游、健康养生为两翼,高科技产业为龙头的产业格局。”
 
于是新能源汽车自然成为恒大布局高新科技行业的重点领域。除了入股FF,恒大在前不久还以145亿入股广汇集团成为二股东。据悉,广汇集团旗下除了能源、地产业务,还拥有广汇汽车——其核心为遍布全国的近800家汽车销售网点。外界也将这次入股视为恒大给将来FF汽车销售铺路。
 
“目前只是要探索高科技产业,但进入的产业一定是大产业,如果投个两三千万的,那是小产业。比如航天、人工智能、生命科学干细胞,互联网,在有机会有条件的情况下都会去探索。”许家印曾经强调过,“目前仅仅是探索,有机会就探索。”
 
虽然FF现在的口碑并不算好,但是FF在全球拥有超过1000名科研专家及380件专利,这些技术的价值绝非金钱可以估量。正如同投资足球一样 ,许家印买入FF,看中的是其背后的新能源、人工智能等高新科技产业,他坚信“10-20年后新能源汽车的年销量可达几千万辆,甚至上亿辆”的愿景,更对未来智能汽车附带的智能探测器、雷达技术、面部识别技术等可以盘活整个恒大高科技版块的持续发展深信不疑。
 
两个多月前,许家印还亲自视察了FF
 
 
当时许家印与贾跃亭并肩而立的场景令人印象深刻,根据当时FF的官方消息:“许家印高度赞赏FF的技术实力,并称‘眼见为实’,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和生产基地、产品销售方面基于FF全面支持。贾跃亭对许家印和恒大集团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
 
由此可见,许家印希望转战新能源汽车领域并且准备大显身手。只不过,他没想到事件反转竟会如此之快。
 
危急存亡之秋
 
蔚来汽车李斌曾经这样点评贾跃亭和乐视困局称:“我早说过,没有200亿最好别造车”。
 
目前看来,FF的“2019年第一季度量产”似乎难以实现,8亿美元难以支撑FF的研发与量产,贾跃亭提要求恒大提前预支资金的举动也颇显无奈。
 
也曾有FF人士表示,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8年底之前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之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的违约情形。届时,贾跃亭将失去对Smart King公司的实际控制。Smart King全资持有FF香港与FF美国。
 
贾跃亭曾口头承诺,FF91要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2019年投入生产10万辆。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恒大FF中国)董事长彭建军称,“全力确保在2019年第一季度FF91按时达到量产目标。”
 
恒大FF中国于今年8月14日正式揭牌。FF正在恒大的主导之下登陆中国。恒大方面委派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担任Smart King公司的董事长。恒大FF中国的高管名单中,却未出现原FF相关人员。
 
恒大系资金注入及人事安排,意味着许家印对FF的介入正在深入。恒大为其制定“年产能达到500万辆”的十年计划。不过,没等盘活FF,许家印的心就已经在痛了。
 
在FF91首台预量产车从亚利桑那州测试场回到洛杉矶总部的当天,FF举办了首届“919未来主义者日”活动,FF高管团队全体亮相。活动现场,贾跃亭说:“未来主义者具备远见卓识,用未来定义未来。”
 
那么在孙宏斌、许家印之后,谁又将为“贾布斯”的未来“续费”呢?

FF贾跃亭恒大许家印是怎么回事?所有的疑问看这里就够了!
4、贾跃亭:又坑了许家印64亿?
 
64亿,说没就没了!
 
许家印可能也“栽”了。
 
 
让他狠狠恶心一把的人,正是“劣迹斑斑”的贾跃亭。10月7日消息,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半年耗尽恒大8亿美元,又向恒大提出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未达目的后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合作协议。
 
恒大在公告中“诉苦”道:按照此前签订的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也就是说,贾跃亭8个月就把恒大第一笔支付的8亿美元花光了!!
 
贾跃亭背水一战?
 
7月,贾跃亭已向恒大方面提出,后者支付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付7亿美元。恒大与贾也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前提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根据公告,贾跃亭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占有多数董事席位,在没有达到合约付款条件时,便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借口提出了仲裁。
 
起因是贾老板的日子不好过。就在9月末,乐视系多项核心资产股权被拍卖,融创成为了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在国内,尚由贾控制的,只剩走在退市边缘的乐视网。在国外,FF的资金濒临耗尽,对赌的量产时间期限却在步步逼近,留给他的时间已经太少。
 
如果贾跃亭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交付FF第一批车辆,也就出现了违约情况。而贾跃亭将失去对SmartKing的控制权。但只要贾跃亭可以按照协议内容按时交付FF车辆,恒大将会继续投入后续的两笔投资,总投资额将达到20亿美元。  
 
恒大健康在此次的公告中表示,公司认为已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恒大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保障公司及股东的利益。公司将适时刊发进一步公告。 
 
恒大不给钱,如何保证接下来的量产?摆在贾跃亭面前的是一道“命门”。
 
许老板很伤心
 
“听说许老板挺痛心的,本来准备转战新能源汽车、大干一场呢。”一位接近恒大人士表示。
 
曾8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贾跃亭,被外界描述为“专坑地产商”的商人。  
 
2017年1月份,孙宏斌在乐视网陷入资金链危机之时,携150亿元资金火速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三家公司。融创获得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和乐视影业15%的股权,成为这三家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并派驻董事和财务人员。乐视网和乐视影业、乐视致新成为融创中国的联营公司。
 
然而,一年之后,孙宏斌就公开承认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投资乐视是错判,愿赌服输。  
 
在融创中国2017年的年报中提及,基于谨慎性的原则,对于乐视相关的投资的减值拨备和按照权益法录得的损失进行了充分的考虑,总金额达到165.6亿元。  
 
孙宏斌此前曾在多个场合为贾跃亭站台,表态支持乐视,并多次称赞贾跃亭具有前瞻性,是一个很稀缺的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现如今,孙宏斌却再也不想多谈贾跃亭。  
 
在今年融创中国的2018年中期业绩会上,当记者问及孙宏斌如何看待许家印投资贾跃亭的新能源汽车时,孙宏斌一脸表情严肃,以“我不太了解”几个字匆匆结束问答。而在另一场投资者会议上,孙宏斌更是直接表示,“新能源汽车有什么技术?我们肯定不参与,也不看好”。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