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人体植入设备兴起,会引起一场人类的变身风暴吗?观点

来源:脑极体 / 作者:小豪 / 2018-06-13 15:55
一系列生物技术被探索和发明,人们做到了几千年来想都不想不到的东西。比如,没有人能想到,今天的人体居然可以装得下那么多血肉之外的东西。

数千年来,人类一直在改变自己。为了像鸟一样在天上飞,发明了飞机;为了实现更快的速度,发明了汽车;为了千里传音,发明了电话;为了跨越空间的交流,发明了互联网……

 

 

似乎在一百年之前的时光里,人们一直在追求着外部的改变,通过外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而进入二十世纪尤其第三次科技革命兴起之后,人们逐步开始探索人体内部。我们试图找到人体的一些密码,从根本上变得更强。

 

一系列生物技术被探索和发明,人们做到了几千年来想都不想不到的东西。比如,没有人能想到,今天的人体居然可以装得下那么多血肉之外的东西。

 

 

你知道吗,有人真的活成了天线宝宝

 

人体设备植入的历史并不算太长,1956年第一台心脏起搏器的成功植入标志着人体植入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经过六十多年的发展,人体设备植入在医疗领域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医疗手段。而最新的趋势则是,其在逐步突破医疗的藩篱,走向更广阔的应用领域。

 

传统的医疗类的人体植入设备种类有很多,比如起搏器、钢板、心脏支架乃至整容填充材料等。这些植入设备的功能主要以补充肌体的原有功能。简单说来就是,心脏不跳了让它跳,骨折就用个钢板支撑,下巴不够长就再填一个。除此之外,它们几乎没有其他的用处。

 

而随着技术的发展,尤其是能够在人体内成功植入芯片之后,医疗行业的人体植入物开始变得更加高端。比如波士顿大学测试的一个仿生胰腺,其携带的一个微型传感器可以直接连到智能手机中,反映出患者的血糖水平。一名黑客则为了检测生命体征,在自己的手臂上植入了一个蓝牙芯片。通过跟手机的连接,其能把人体内的各项生理数据传出,比如血压、体温、脉搏等。

 

意大利甚至研发出了利用脑电波脉冲来实现对假肢的控制。更多的电子植入式设备如心脏除颤器、胰岛素泵等,也都已经在得到广泛的应用。更神奇的是,一位艺术家因为天生看事物没有色彩,其便在自己的头部植入了一根连接着芯片的天线,通过天线来感知色彩,然后转化为声音。对这位“天线宝宝”而言,颜色不是用来看的,而是用来听的。

 

与传统的补充式植入设备不同,这些电子植入设备一方面能够提供更加精准而有效的医疗服务,另一方面则提供了更智能、更全面的身体健康监测。

 

眼看人体植入设备在医疗行业走得顺风顺水,总有一些不甘寂寞的人要坐不住了。既然人体内能移植这么多东西,干嘛非得用于医疗呢?毕竟虽然大家都是人,但各自的需求却是千千万万。于是,我们开始有幸见证一些植入者们的疯狂脑洞。

 

美国一位摄影师为了能够实时捕捉瞬间照片,给自己开了个脑洞——这是个真·脑洞。他在自己的后脑勺植入了个相机,还成功了,并且拍出了很多人们非常感兴趣的照片。而犹他州的一位推销员则为了满足自己秘密地听音乐的想法,居然在自己的耳朵里植入了一个永久性的耳机,这简直是高中生课堂听歌的神奇,相比之下用手托耳朵偷听音乐的办法简直弱爆了。甚至英国的一对夫妇在各自的手臂上植入了一个可以连接神经系统的芯片,只要一方动动胳膊,另一方立刻就能收到信号,用技术手段真正实现了“心有灵犀一点通”。还有在手臂上植入耳朵聆听全世界、手腕上植入NFC安全芯片消灭钥匙、肘部植入芯片感受地震、大脑植入芯片来实现意识控制……这世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植入设备办不到的事儿。

 

那么,从实际意义上来看,人体植入设备的成功让医疗领域的专家们看到了一种全新的医疗解决方案。从补充到全面检测的进步,也正是人类需求的倒逼和科技的赋能。而正是在医疗领域的成功运用,人们也看到了意料之外的应用可能,从而可以展现更丰富的想象力,让人们的个性得到表达和释放。

 

而把眼光放到几百年后,以芯片为代表的人体植入设备一旦在大脑、神经等高复杂度的组织器官中得到成熟运用,也就意味着人类将可能拥有前所未有的超能力。那么人类的进化将如想象的那样走向另一种形态:电子人。届时,关于人类的定义纷争,恐怕又会四起了。

 

 

嘴上说要,

身体可能有点儿受不了……

 

当然,就像一个小孩儿刚学会在父母的提拉下蹒跚而行就想打破人类百米纪录一样,现在去想成为电子人的事儿还有点遥远。小孩子学步还面部了磕磕绊绊鼻青脸肿,在设备植入这件事上,还是有很多的技术问题需要克服的。

 

1. 人体排异问题。人体是一个完整的有机系统,受者在接受了同种异体的组织或器官移植之后,很有可能这个外来组织或器官会被自身的免疫系统识别出来并对其发起攻击。对移植的器官来讲,这种移植排斥反应将有可能导致移植的失败。性状几乎完全相似的活体器官尚且如此,就更不要提以金属为材料的钢板、芯片等植入物了。

 

比如那位纽约大学的脑洞摄影师。即便在后脑勺的皮肤伤口愈合之后,他仍然会感到不舒服。并且,因为正好在后脑勺开了个洞,因此他睡觉的时候不得不用四个枕头来支住自己的脑袋,让它悬空。这样的睡姿就已经够折磨的了,然而校方为了保护校园和学生的隐私,强制它把后脑勺的镜头给盖上。最关键的是,几个月之后他的身体开始出现排异反应,难受令最终不得不摘下了这个第三只眼。

 

2. 电池问题。比如心脏起搏器,由于要维持工作,其就必须要依靠电力来驱动。但是传统电池终有耗尽的时候,起搏器的电池寿命一般为5-10年。等到电池耗尽,患者就必须要承担二次手术的痛苦来更换电池。到现在,越来越多的电子设备植入人体,要想实现对对人体持续的健康监测,也需要持续的电力来维持,而有的设备则可能只能维持几个月。

 

那么,来来回回地开膛破肚显然不是个办法。并且还存在另一种隐患: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电池就会用尽。对于一些关键性的设备比如起搏器、植入式胰岛素泵而言,一旦电池在无预期的情况下电量耗尽,对患者而言可能是致命的。

 

3. 黑客绑架问题。在很多植入设备都具有芯片之后,其也就扩展了一项互联功能。这一方面为患者和医生查看身体状况提供了方便,另一方面也为黑客的攻击埋下了隐患。曾经英国和比利时的研究人员发现,一些植入型心律除颤器的专有通信协议中就有安全隐患。而且这种黑客入侵的方式确实在现实当中发生了。

 

比如利用一种名为MedJack的攻击方式,攻击者们会将恶意软件植入到医疗设备当中,然后就可以进行扩散。但更可怕的在于,一旦这种设备已经在被病人使用,那么黑客造成的威胁将会被进一步放大。如果一个黑客成功地侵入了一名糖尿病患者的胰岛素泵,那就只好满足他们的金钱欲望以避免病人被注入足以至死的胰岛素剂量。这种毋需谋面的远程绑架,也将成为比捆手捆脚更能直接威胁生命的残酷形式。

 

那么,以上这三种问题如果得不到有效的解决,植入设备的前景虽然美好,但终究会伴随着危险而存在。所幸,研究者们意识到了这些问题并在积极地做出针对性开发。

 

 

把石头搬开,我要变身!

 

针对人体排异的问题,科学家们也做出了尝试。目前的排异除了类似脑洞摄影师的身体不舒服之外,更多的表现在对电子设备周围细胞组织的损伤方面。另外,为了保护人体,免疫系统会在设备的周身生产瘢痕组织或者纤维组织。而这些组织将对一起本身的功能产生不利的影响。

 

为此,科学家们想了一个办法,利用药物来影响一种名叫巨噬细胞的免疫细胞。如此一来,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止瘢痕或纤维组织的生成,从而保护仪器。而想要从根本上解决排异问题似乎不太可能,因为这是身体天生的自我保护性功能。或许最多的就是像常规医疗一样利用药物干预缓解排异反应,实在不行就取出来吧……

 

在黑客入侵这方面,专家们也在寻找更为安全的防护措施。为了保护大脑不被黑客们控制,比利时的科学家们提出了一种新的方法。其主要是利用神经刺激器的密钥位电信号将密钥传输到外部设备,以保证信息不会被恶意拦截;同时建议医疗设备厂商升级安全技术解决方案。

 

更多研究者认为应该加强远程监控和对所有的远程监控装置进行审查,并使用嵌入式设备固件等等。而医生掌握必备的网络风险技能也成为对患者负责的一种必要要求。

 

相较于以上二者,植入设备亟待解决的应该是电池问题。毕竟排异可以缓解,黑客可以放空,但电池没了将肯定会对人体造成不可逆的危害。比如起搏器的突然停止工作而致人昏厥甚至死亡。

 

科学家们探索了非常多的发电方式,比如位于皮下的太阳能电池、用胃酸提供能量的新型电池、利用血液糖分发电,甚至开发出了能吃下去之后再分解的电池……这些发电方式听着都让人觉得兴奋,但似乎有点儿大忽悠的感觉。那么,有没有靠谱点儿的呢?

 

近日,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者就正在联合布里格姆女子医院的专家们研制一项最新技术,它能够为植入人体深处的设备供电和进行通信,同时还能用来输送药物,监测身体内部的状况,或者通过用电或光刺激大脑来治疗疾病。而植入体则由射频波供电,其可以安全地通过人体组织。研究人员在动物试验中证实这些波浪可以为距离1米远、位于组织10厘米深处的装置提供动力。

 

而无线充电也确实是当下研究得比较热门的技术之一。如果麻省理工的这项技术能够成为现实并下沉到民用场景当中,植入设备的电池制约问题将会得到有效的解决。再加上技术的发展让植入设备的体积越来越小、性能越来越强,人类真的可能会步入马斯克所期待的机械人时代。

 

到时候,那满大街的人们外表看起来仍然是血肉之躯,内里却充满了无数的电子元件在不知疲倦地工作。你在忙碌之余偶尔想起地球另一端的爱人,立刻就受到了万里之外的温暖回应。在人类肉体上刮起的这场科幻风暴,可能真的会成为现实。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