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脑的悬崖眺望未知:专访脑极体创始人风辞远人物

来源: AI时间 / 作者:图图 / 2018-09-24 14:25
脑极体主笔风辞远,本名王凌风,前科技财经记者,多家科技媒体与自媒体主编。现为人工智能与前瞻科技自媒体【脑极体】创始人与首席记者,虎嗅、钛媒体、36氪、I黑马、途观商业观

《AI108将》是AI时间全新的AI行业人物专访栏目。

艾伦·麦席森·图灵说:有时,那些人们对他们并不抱有期望的人,却能做到人们不敢期望的事情。Sometimes It's very people who no one imagines ang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 no one can imagine.

百度李彦宏说:为什么大家觉得人工智能没有用?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人工智能这门课,但是学完之后,教授说其实没用。

“人工智能没有一个真正有商业价值的应用,你将来靠这个是找不着工作的。”

现在,全球AI领域从业人员仅30万,但人才缺口达到了200万。

对AI不抱希望的美国教授,恐怕现在很难理解中国政府将人工智能写进《中国制造2025发展规划》的初衷。

但中国的AI从业者懂。

我们寻找在中国的人工智能领域已经占有一席之地,或者正在路上的创业者,投资人,专家和媒体人,试图通过他们的故事来拼起属于我们中国的AI谱系。将不可能变为可能只是前菜。我们希望几十年后科兹威尔的奇点临近之时,《AI108将》可以作为一部真实可信的历史文献,供后人(或许是机器人)参考研究。

ALL IN AI,ALL IN人工智能。

人物简介:脑极体主笔风辞远,本名王凌风,前科技财经记者,多家科技媒体与自媒体主编。现为人工智能与前瞻科技自媒体【脑极体】创始人与首席记者,虎嗅、钛媒体、36氪、I黑马、途观商业观察、新浪科技等十数家国内外知名科技媒体专栏作家。致力观察和推广人工智能、流媒体、量子计算等前瞻性技术的产业应用与场景化落地,剖析世界科技矩阵的最新动向与创生趋势。
 

正如脑极体的slogan“在大脑的悬崖眺望未知”那样,“亲近人工智能等技术变革的核心,写出真实、可理解的人工智能”这是人工智能与前瞻科技自媒体《脑极体》创始人与首席记者王凌风的态度。它想要搭建一座寻找未来科技的桥梁,以此解锁大脑的极限。希望展现给读者关于人工智能的一切真相、未来媒体的概念、世界科技前沿、还有“各种烧脑而奇葩”的东西。

于是,脑极体有了《“橙子”还是“橙汁”,这是一个问题》、《华为手机,刚刚开始》、《AI识物,到底是门怎样的生意》等一系列的文章。这些文章一经发布,就获得了各大顶级媒体的刊发与转载,其中的一些想法在行业中引起了热议。这类文章爆火的原因除了内容“有料”,更是因为文章好读。“坚持绝对不用函数来解决问题”这是脑极体对自己产出的文章要求之一。“能让我沉下心来一个字一个字读的公众号文章不多了,脑极体是一个”用户的评论反馈可见一斑。

“今天的AI和未来科技媒体圈中,更多的是资讯和简单分析。由于整个领域都相对稚嫩,深度思考类的内容确实有点太少了。我们希望补完这一环,化作思考者而不是传声器。”

本期AI时间带来脑极体联合创始人王凌风的专访,看这家新锐媒体如何从最可能通向未来,也最“带劲”的维度来探秘AI行业的发展,用阅读时代的野心打造优质内容。

星河深处揭开白洞:把AI向应用世界推进

AI时间:脑极体是一个怎样的公众号?有哪些特点与优势?

王凌风:我们是一家做AI为主的科技自媒体,希望做一个与人文科学联系更紧密,然后更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这样一个内容。AI行业一直有一个圈子文化,我们希望AI不仅是停留在这个AI圈子里,而是打破这个界限,让AI去更普及的地方,让更多的人了解。比如说我们坚持绝对不用函数来解决问题,就很多问题是不用技术员很难解释的,那我觉得还是觉得不能这样,因为这时候是要给更多人读的。

AI时间:听说脑极体在一周年的时候开始了一个白洞计划,能给我们详细介绍一下吗?

王凌风:大家都听说过黑洞,白洞是与之相对应的一种天体猜想。黑洞吸收物质,吞噬一切,而白洞放出物质,是宇宙中的喷射源,为外部区域提供能量和质量。白洞概念在上世纪60年代提出,之后也经历了数次否定和肯定,基本跟AI经历了同样的六十年起起落落。

AI其实是一个高度配合化的东西,它是一个足球比赛,然而现在更像是一个演讲比赛,他没有配合。今天的中国AI世界,很像是一座座黑海中的孤岛。大家都希望打通彼此的界限,开展贸易互通有无,但却不知道如何渡过封闭的信息之海。说白了,缺少信息作为粘合剂,缺少把一个企业、一个行业、一个人,和整个AI产业黏合到一起的胶水。我们想成为这管胶水,把积累的信息、知识体系和资源组织能力交付给更多合作者,尝试去推动AI落地,尝试去见证AI可能为这个世界带来真实的改变。

AI时间:白洞计划的目标是什么?具体的实践方法有哪些?

王凌风:白洞计划的目标,就是用我们认为正确的撬杠,把AI向应用世界推进。我们今年的白洞计划目前是两个主线,一个是白洞计划的企业培训,我们希望通过课程加游学的方式,介绍AI如何进入传统行业的技术知识,走到真实的企业、真实的产业中去。另一个是我们正在策划新锐的AI产业沙龙,希望让各家势力坐下来,把各自的问题和真实想法汇聚在一起,如此产生聚合能力,基本上就是这两条线。让AI走到线下,AI服务于传统行业,这是我们在今天整个新的白洞计划。

做烧烤or卖冷饮:人工智能泡沫的存在是必然的

AI时间:前不久,阿里云总裁胡晓明提到,“人工智能要去泡沫化”。李开复也曾表示过,“个别AI公司肯定有泡沫,AI这么火,是个创业者都要包一个AI外套。”您觉得AI行业存在泡沫吗?我们又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王凌风:一年来我们见证了AI的技术应用爆炸,认识了很多朋友,采访了各路高人,同时我们也见证了对AI的各种“舆论风向”,一会说它无所不能,一会说它任嘛不行,一会说要大热,一会说要凉凉……搞得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这行是做烧烤的还是卖冷饮的。

是不是有泡沫?这是毫无疑问,一定是有的。比如说这两天我正在关注的一个选题,中国到底多少无人驾驶公司。我们通过一些简单数据统计,现在应该是有300多家。这300多家中可能250家都只有PPT,剩下什么都没有。这当然是一个巨大的泡沫,毫无疑问。

但是事实上任何一个新技术的迭代,都伴随着泡沫这一必然产物。AI也是这样的,80年代冷战的时候,美国在东西海岸造就的AI公司超过1万家,后来呢,99%都死了。这个泡沫是必然的,然后泡沫破裂几乎也是必然的。但是留下来的东西是宝贵的,是真实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这个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我们很难制止那些PPT公司出现,但因为这些PPT公司的出现,让整个产业化也更丰富。然后,万一他们其中有人真做成了呢?那只要有一家做成了,我觉得就是有意义的。

AI行业是一个具有发展周期的产业,我们现在确实身处在这一个热浪之中。无论是媒体还是大众声音,关注还只是非常表层的一个层面,关注是冰山上面一个角而已,下面还有巨大的基石。是怎么产生这个冰山的?这个我觉得还是有大量的工作的等待去挖掘。

AI时间:面对如今AI人才需求缺口大,高校是否开设专业课又众说纷纭的情况,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王凌风:AI人才缺口可以看做一个行业基本面,而在这背后,是AI科研体系的独特性,正在催动着AI人才更早与企业接触。比如说很多人工智能企业可以让本科生在读阶段直接进企业工作。因为现在的一个人工智能在学校里的问题就是学校没有数据,也没有那么大算力,没有办法满足很多研究教学的基本需求。但是企业有,那么就可以把二者进行更高度的结合。可能之前学校开发出新技术,一个专利转化成硬件再投入企业生产,最后到消费者手中,这个代差至少有五年。那么这个情况下,产学研一体化的高度提高,师生的创造有很大比率可以被快速转化。这个机会对于老师、学校、学生,以及整个产业,是一个多方共赢的局面。

AI引领未来生活体验:看不见的2%的提升

AI时间人工智越来越接近我们的生活,语音助手、人脸识别、虚拟聊天机器人,以及智能交通、无人车等等,我们在对人工智能充满期望的同时,也好奇人工智能到底有多强大?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王凌风:我觉得人工智能给生活带来的变化主要包括以下几个层面:

首先无人驾驶是一个不得不提的方面,司机被取消了,这对于人的生活是改变无限大的。还有类似的无人系统,比如说无人配送,无人服务员,基本用的还是无人驾驶技术,这是一个层面。

其次,是语音和视觉相伴,语音交互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比如说原先家里有一个必要的东西叫遥控器,现在在AI技术的成熟度上,遥控器已经完全被可以被取消了,完全可以用语音操控。还有多模态技术也在进一步成熟,感知智能的进化,会让我们人机协同的很多领域发生变化。

还有一个可能大家看不太到的层面,在工业领域、零售领域,很多是在通过人机协同和大数据来进行一些迭代,这些我们可能平时感受不到的,但是是真实发生的变化。人工智能可以让一个产业的良品率从97%到99%,这2%的改变是原先所没有的,它能让资源的更节约,产能更提高,这个改变确实是方方面面的。

在现代,作为一个在城市生活的中国人,他已经很难在一天中接触不到人工智能。总当有一天我们发现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人工智能的,我们不再觉得人工智能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才是真正改变的时候。比如现在我们不觉得电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但我每天都生活在电当中。有一天人工智能也会是这样。

AI时间您一直密切关注着AI行业的发展,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AI行业近期的新进展吗?

王凌风:我觉得今年AI比较新锐的就是强化学习在不断的上升。深度学习有很多问题,围绕它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争议和矛盾,但是确实在这样的矛盾当中,我们看到了强化学习的方式在不断地提升,解决方案在不断的提高。

还有一个是泛AI技术。AI技术和神经生物学,和脑科学结合得越来越紧。比如AI模仿人类大脑海马体,让AI导航。它不只体现在AI上,也解决了很多生物学中难题,而且确实是非常具有想象力和突破性,它的兴奋度绝对不亚于Alphago。

AI时间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和美国已呈现出明显的全球竞争力。对比起来,两国的AI发展有哪些差距呢?

王凌风:差距还是相当大的。

首先很多国外的技术跟国内技术的应用场景不同,国内更多的数据有非常繁杂的使用场景,国外更多的是纯技术应用。即使我们很多国内媒体在努力的做翻译,但是中国依旧必须承认的是,中国的AI跟世界,无论是资讯、还是知识体系,都是存在代差的。

再有确实很多技术对中国是有封锁的,我们还是看到很多新技术都只是在国外专用,国内现在还没有。需要更多人去把他们引进,然后进行交换。比如说AI开发新药,最近《我不是药神》很火,其实AI开发新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在日本,这是一个被列为国家战略的方向,而在中国近乎是空白。可能再过十年之后,我们会吃这个今天没有去发展它的苦头,也许再过五年之后我会奋起直追,那总之这个差距是真实存在的。很多我们所看到的今天中国的AI繁荣几乎是虚假繁荣,我们是在用数量取代质量,很多核心领域,我们的AI建设基本上是一无所有。

高校是否开设AI专业:产学研一体化是新出路

AI时间:随着知名高校的呼吁,我们可以看到各个人工智能学院、人工智能研究院如雨后春笋一样成长起来。中国科学院、南京大学、清华大学,都已经成立了类似研究机构。人工智能要发展,需要人才和学术建设是毫无争议的问题。但关于人工智能是不是要在今天就成为本科专业,却是个充满争议的话题。对于这个话题,您有什么看法?

王凌风:现在讨论这个问题的声音还是很多的,AI发展迅速,这在今天是没有问题,但若干年后的AI会依旧能创造大量就业投入吗?若干年后的AI,是否还和现在我们看到的机器学习统摄下的AI需求一致?这些都是问号。加快人工智能进本科的进度,同时也意味着把这些大学生从对计算机科学的学习中隔离出来。那么假如学成后AI不那么火热了,就业机会减少;或者AI在此期间经历了快速的技术发展,学到的东西不足以致用,同时也不能让每个人都继续学术研究。学生们怎么办?大学开设专业这件事是不能够跟风。

同时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人才缺口,真的已经很大了。人工智能有个很重要的特点是工作的金字塔化,不仅需要顶层的算法设计、逻辑设计,还需要大量的所谓的底层劳动力,做数据清洗、数据标记,这些东西其实它是不需要研究生学历的。如果让研究生去做数据标记,这个其实是对人才的一个非常严重的浪费,但是你从别的渠道又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需求。这个层面来看,其实本科生能做的事情,现在在人工智能来说是非常需求的。

阅读延展

1
3